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輪播 > 正文
成都同瑞20億“售后返租”案謎局
誰是幕后操縱者?
首頁輪播  2019-06-17 16:49
A+
誰是幕后操縱者?

成都同瑞20億“售后返租”案謎局

中房報記者 樊永鋒 崔軍民 成都報道


涉案金額20億元、立案4年之久的成都同瑞“售后返租”案,在經歷檢察院兩次退回、三次“撤回”公安偵查后依然一地雞毛。如今,權益受損業主不僅維權無門反而牽扯出更多疑團和迷霧, 涉案項目價值大約1億元的資產在審計報告中憑空消失,債權銀行巧妙運作成為了優先的第一債權人,涉案項目法人的戶籍身份也被設置了查詢權限。


中國房地產報在2017 年 11 月 20 日獨家報道《成都“售后包租”之殤同瑞陷阱調查》時,僅某一網絡平臺的評論數就近 30 萬人次,影響深遠,本報在2018年1月8日以《成都“售后包租陷阱”案追蹤調查 8億巨額售房資金去了哪兒》進行了連續報道。


然而,中國房地產報報道時隔一年半之后,再次接到業主反映,稱同瑞國際項目約合1億元的第5層樓房,約1891平方米整層資產,憑空消失了,未出現在當地司法部門的司法審計當中。盡管業主多次向辦案單位檢察院提出了這一問題,但最終沒有任何部門給出解釋。


6月10日至6月13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在成都多方調查采訪發現,成都同瑞“售后返租”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刑事案件,被成都市檢察院兩次退回公安補偵后,已經第三次被“撤回”公安部門,業主權益受損如何處理依然沒有下文。


由此引發的疑問是,成都市委政法委緣何責令成都市檢察院違法把案件“撤回”公安?6月10日,部分業主去成都市委政法委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時,這一問題又被拋給了成都市委政法委、市信訪辦、金牛區委政法委、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的最新回復是“本周內回復業主提出的若干問題”。


據受訪業主透露,截至目前,上述單位并沒有對業主提出的問題給予回復。只是,6月13日,成都同瑞回復一位業主代表稱:“我們將盡快拿出處理方案”。


6月14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多次電話成都市檢察院公訴二處,試圖就上述問題求證,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狀態。


此外,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在采訪期間,試圖通過多種渠道采訪成都市委政法委,未能獲得回應。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通過多個渠道獲悉,成都同瑞法人宋玉田的戶籍身份被設置了查詢權限。普通民警已無法查詢其戶籍信息,戶籍系統顯示“權限已上交”。


成都同瑞“售后返租”案憑空消失的億元資產,或許只是該案迷霧中的冰山一角。


上億元資產蹊蹺“失蹤”


“政府部門相互扯皮,并不解決實質問題。”6月10日上午,從四川達州來到成都追求真相的西大金融業主龐女士無奈地向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訴說其遭遇。


為了自己的合法權益,龐女士已記不清從達州往成都跑過多少次了,但都敗興而歸。


這次,在成都市委政法委、成都市信訪辦,與龐女士相同遭遇的100位同瑞商鋪業主,向政府尋求幫助。


原本,業主們希望成都市委政法委給出案件撤回公安的理由,卻被“踢到”成都市信訪辦。這些業主選出5名代表,分別登記身份證、經過安檢之后坐等“成都市委政法委的相關領導”出面接待,卻又被成都市委政法委的相關人員告知,需要下午到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并由金牛區委政法委接待并負責解釋。下午,在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給出回復是“本周內回復業主提出的若干問題”。


距中國房地產報報道時隔一年半之后,不僅西大金融項目沒有解決,同瑞國際的問題也沒有解決,這些業主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龐女士告訴記者,“這一年半來,由當地政府多個部門組成的平臺協調會也幾乎沒有再召開。”


購房款退不回來,租金也斷供了,在業主這幾年的維護合法權益期間,還意外發現了同瑞國際第五層樓,價值大約1億元,面積1891平方米的整個樓層資產全部“蒸發”了。

成都同瑞20億“售后返租”案謎局

成都同瑞在處理方案中未涉及5層資產 業主供圖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注意到,在一份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證處出具的(2013)川律公證內民字第60853號公證書中,對同瑞國際的第5層樓房的產權如此表述,“坐落在成都市錦江區大業路39號大業大廈(同瑞國際項目)-3、-2、-1、1、2、3、4、5、6、7、11、12、13、14、18、19、22、23層房屋現系委托人杜玉蓉、羅明娟(代成都同瑞持有)所有,現委托人擬出售上述房屋,因委托人事務繁忙,特委托受托人成都同瑞全權辦理相關事宜。”


不僅如此,在業主剛開始發現“售后返租”存在陷阱后,成都同瑞也曾經向業主出示過有關同瑞國際項目的售樓明細,顯示“第5層樓已銷售套數為0,已銷售面積為0,第5層總面積為1891.4平米,總套數為259套。”


在記者走訪的多個業主中,也相互證實,這些業主在購買鋪子時,就曾有銷售人員告訴過他們,“同瑞國際的第5層還沒有出售”的相關信息,并有業主向記者提供了當時的錄音資料。


6月13日下午,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實地走訪了同瑞國際項目。記者看到,該大廈的臨街店鋪均在正常經營,其中有多家酒店、賓館、火鍋店、以及商場等,而三層、四層、五層一起出租給了宜必思尚品酒店。是誰把五層出租給了宜必思尚品酒店?記者問及三層、四層的部分業主,均不知情。問及宜必思尚品酒店,也未能回復。


根據業主提供的資料顯示,同瑞國際項目的銷售單價一層大約為每平方米17.8萬元,二層大約為每平方9.8萬元,四層大約為每平方米6.06萬元,六層大約為每平方米2.62萬元。五層的總面積為1891.4平方米,以每平方米5萬元計算,銷售總價近1億元。


6月11日,有業主告訴記者,成都同瑞在后來的處理方案中始終不再提及這個樓層了,而在平臺協調會上也沒人提及,公安立案偵查期間也未涉及這個樓層。


據了解,公安受理該案期間,曾委托四川當地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對成都同瑞資產進行了司法審計。由于案件一直沒有進展,業主多次聚集后,迫于壓力,辦案單位公開了司法審計報告。辦案單位同意業主選出兩個代表過來查閱該審計報告,業主選派了兩個專業財務業主。“蹊蹺的是,只準業主抄寫,不準拍照、復制。我們對該審計報告提出異議,這份司法審計報告的資金流向有明顯缺口,”一位不愿具名的業主說,辦案單位告知“由于時間太匆忙,這份審計報告有不妥當的地方還可以再補充。”


有業主告訴記者:“案件走到成都市檢察院后,他們又針對業主提出的異議,補充了一份司法審計報告。當業主再看這份補充審計報告時,曾經明顯的資金流向缺口已被補充完整。業主告訴記者“看這份補充審計報告時,抄寫都不讓了。”而這份司法審計補充報告顯示,成都同瑞的賬戶‘已經沒錢了’,其資產還剩下8000平方米的樓房。”


這位業主回憶稱:“兩次審計報告中根本沒有涉及5樓資產。而這8000平方米的資產,包括未售出去的樓房和已售出去但還沒有辦理產權登記的樓房。其中用于抵押貸款的5000平方米的抵押樓房,也包括在這8000平方米之內,但是不包括未出售的那1800多平方米的5層項目。”


辦案單位成都市檢察院就此問題告訴業主,“讓公安再繼續查”。


債權銀行 “金蟬脫殼”

成都同瑞20億“售后返租”案謎局

國瑞項目已售明細


相比較業主維權的舉步維艱,涉案多家債券銀行的操作套路就顯得游刃有余,這其中平安銀行所扮演的角色值得玩味。


資料顯示,成都同瑞曾于2015年初從平安銀行貸款1.6億元。該1.6億元未進入成都同瑞賬戶,而是其中1億元流向華良礦山,0.6億元流向成都永紅創新能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通過梳理發現,就在2015年初這個時間節點,成都同瑞公司已售出同瑞國際和西大金融的絕大部分房產,且全部是現款售房(不作按揭貸款)。成都同瑞在西大金融以及同瑞國際兩個項目8億元售房資金已回籠情況下,又把還沒辦理房本的房屋作了抵押,并從平安銀行成都分行貸了1.6億元。


時間至2015年7月,成都同瑞公司旗下項目金楠旺角的租金開始斷供,也因此引起其他項目業主的恐慌。同年9月,西大金融和同瑞國際項目租金,也開始租金斷供。


隨后公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受理該案,并立案偵查,也緊接著,辦案機關于2015年10月對成都同瑞的資產進行了查封。記者從成都市房管局獲得的房產信息發現,成都同瑞貸款1.6億元時把資產抵押給平安銀行的期限,同瑞國際資產抵押是2016年12月31日,西大金融資產抵押是2015年12月31日。


記者調查獲悉,在成都同瑞的資產還沒解除查封的情況下,2016年9月22日,成都同瑞與貸款銀行平安銀行在四川省國力公證處對貸款1.6億元金額擔保償付作了兩份公證執行證書,執行證書編號為(2016)川國公證執行安第409號和(2016)川國公證執字第410號。這兩份執行證書分別對應著流向華良礦山的1億元貸款,與流向成都永紅創新能源開發的0.6億元貸款。之后,2016年10月19日,平安銀行以這兩份公證執行證書為依據,向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提出申請,申請執行1.6億元貸款。


另外,記者從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作出的(2016)川71執71號之一和(2016)川71執72號之一執行裁定看到,由于成都同瑞無財產可供執行,以及對輪候查封的財產無處置權,裁定終結執行,并在“平安銀行查找到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后,再申請回復執行。”


在資產尚未解除查封的情況下,平安銀行以公證執行證書為依據進行了一系列訴訟后,平安銀行竟然搖身一變成了成都同瑞抵押優先的第一債權人。


而戲劇性的是,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于2017年2月7日,向成都同瑞送達了扣押、查封財產進入評估拍賣相關程序的公告。據了解,這個時間節點,公安立案偵查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已經移交至成都市檢察院。在業主的集體力量下,成都市檢察院火速聯系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才叫停了此事。據知情人士透露,平安銀行準備對這些不良資產打包出售,但具體情況不詳。


有知情人士指出,當地銀行自始至終貫穿于成都同瑞拍賣、資產轉移運作、資產解封以及抵押貸款的整個過程中,最終都成功套現并成功保全了資產。還有知情人士認為“正是成都同瑞與銀行之間惡意串通,并違規通過公證處辦理公證執行書,和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的一系列訴訟,使得同瑞資產處置實現乾坤大挪移,保全了金融機構的權益,卻把債務包袱丟給花多年積蓄買商鋪的投資客。”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多方調查求證發現,西大金融 、同瑞國際兩個項目的前身本已是資不抵債,拍賣之前均由中國建行成都第七支行等13家單位組成債委會,并通過法院裁定抵償債務的方式擁有產權。然后委托四川公信拍賣公司對外拍賣,并由杜玉蓉、羅明娟(成都同瑞)競拍取得。


這13家單位分別是中國建行成都第七支行、交通銀行四川省分行、信達資產四川省分公司、成都銀行營業部、成都銀行錦江支行、華夏銀行成都玉林支行、農業銀行成都經濟技術開發區支行、工商銀行成都青龍支行、中信銀行成都分行、成都農村商業銀行龍泉驛支行、東方資產成都辦事處、民生銀行成都分行、四川和嘉種業。


有資料顯示,上述中國建行成都第七支行等13家單位債委會委托成都同瑞辦理與杜玉蓉、羅明娟之間的產權轉讓手續。


上述13家單位的不良資產通過4.38億元拍賣,由壞賬變活,成功金蟬脫殼。成都同瑞通過高于市場售價的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房價售出,同時把售房資金流向其他賬戶,也同樣金蟬脫殼。


種種跡象表明,杜玉蓉、羅明娟只是代替成都同瑞競拍,并且代持。而在拍賣環節成都同瑞從銀行貸款4個多億元。有相關人士質疑,連拍賣保證金都不夠的一家公司,是哪家銀行貸給了同瑞?貸款又是如何審核通過的?


曾經接觸過同瑞負責人宋玉田的人,被告知“其實我們也是被綁架的”。


誰是幕后操縱者?

成都同瑞20億“售后返租”案謎局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通過多個渠道獲悉,成都同瑞法人宋玉田在取保候審后重獲自由,依然執掌公司負責債務善后,但是資金的匱乏,讓其解決遺留問題意愿更多是流于形式,應付業主。


而且宋玉田戶籍身份被設置了查詢權限,普通民警已無法查詢其戶籍信息,系統顯示“權限已上交”,這背后又有何不為人知的原因,還待有關部門回應。


記者在6月10日、11日的走訪中了解到,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在“撤回”公安后沒有了任何說法。成都市委政法委緣何責令成都市檢察院把案件“撤回”公安?而10日業主去政法委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時,把這一問題拋給了成都市委政法委、信訪辦、金牛區委政法委、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后來被金牛區人民北路街道辦回復“本周內回復業主提出的若干問題”。


盡管案件一直沒有任何進展,但業主維權一直沒有間斷。原來由金牛區公安分局負責的西大金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以及由錦江區公安分局負責的同瑞國際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2016年后由成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合并負責。成都市公安局向成都市檢察院移送起訴后,成都市檢察院拒收卷宗,理由是“公安程序不合法。這么大案件首先應該走報捕程序,抓捕歸案,既然公安未走報捕程序,檢察院就拒收。”業主得知案件拒收后去檢察院申訴。迫于壓力,成都市檢察院分別兩次作出了“退回公安補偵”決定。隨后,第三次把案件“撤回”公安。對“撤回”公安的決定,成都市檢察院給出的答復是“這是成都市政法委的決定”。


北京資深刑辯律師張磊認為,補充偵查以兩次為限,第三次把案件“撤回”公安,屬于違反刑事訴訟程序法規定。從實踐中的操作模式來推測,這種把案件“撤回”公安的做法,有可能此案會不了了之。



| 樊永鋒 崔軍民 | 編輯:本站編輯| 2019-06-17 16:49

標簽:成都 同瑞 售后返租
展開全文
登錄之后才能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0)

中國房地產報

房地產行業門戶

打開APP
Close modal

TOP

刘伯温四肖中特期期准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