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高房價城市,要穩房價更要打擊虛擬交易
穩房價,是擺在深圳等城市面前的一件大事。
評論  2019-10-26 22:07
A+
穩房價,是擺在深圳等城市面前的一件大事。

社評.jpg

穩房價,是擺在深圳等城市面前的一件大事。

10月23日,券商中國發文稱,深圳一個樓盤總共有192套房,500萬元誠意金,1500萬元入場門檻。這個樓盤引發網絡輿論震動的還有,備案均價13.1萬元/平方米,最高單價19.7萬元。就每套房誠意金500萬元而言,2794批客戶誠意登記,一次就凍結139.7億元的誠意金,據悉資金仍在客戶賬戶。這在國內樓市,是一個無與倫比的事件。

馬上就有網友自嘲“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我在抱怨××房價貴的時候,看到這個消息心里突然平靜了”,但也有一種聲音提問,這里面有沒有托?有沒有擠牙膏式銷售?有沒有虛擬交易?這還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提問。

從2015年到現在,深圳是一線城市中房價調控壓力最大的城市。10月23日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住房市場月度分析顯示, 2019年9月,北京房價環比下跌1.01%;上海、廣州房價相對平穩,其中廣州環比微跌0.33%;深圳房價環比上漲0.8%。拉長時間周期看,近1年時間里,一線城市廣州、北京、上海房價走勢相對低迷,其中廣州累計下跌6.55%,北京累計下跌4.46%,上海累計下跌1.02%。深圳則在近1年里房價微漲2.52%。

在房價調控這件事情上,深圳連年表態大建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也嘗試構建分層分級性住房供應體系,剛剛在10月23日也掛出6塊純住宅用地,回應了社會對高價盤的關切。平心而論,當地政府并非不想方設法調控房價,但是有一點,必須看到在樓市上,存在兩種價值觀點,一種認為房價高城市才有價值,一種認為高房價會摧毀城市。前一種觀點往往來自于房地產行業和金融業以及投資房地產賺取房價升值的人群,后一種則多來自實業界和剛參加工作的青年。最著名的就是任正非批評過深圳高房價時說過一句話: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茲堡,有鋼鐵。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車。現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會分散化,會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終會摧毀你的競爭力。我們同時看到,2018年夏天,華為的研發等部門幾千名員工也搬遷到東莞松山湖,據稱華為在東莞能提供3萬套廉價員工住房。

對于上面這兩種觀點的交鋒,暫時不會有說服雙方的理由。這并不是我們想深入探討的話題。我們想提醒的是,在房價這個問題上,一定要有超越房價高就是城市價值高的單一思維。眼下,對于房地產的調控,城市政府在“有情操作”調房價之時,別忘記了“剛性原則”的穩房價責任。尤其最應該清醒的是,不是“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持、高端有市場”的美好意識、愿望就能解決實際問題。首先,“低端有保障”的住房工作到底做得如何是一個大問題,很多高房價城市恰恰就是因為人們對房價的恐慌而“六個口袋”買房,這里面很多人不乏是低收入者和城市新人口。其次,沒有一個高價樓盤可以成為孤島,當高價樓盤已經不是單純的自身表現而具有價格風向標作用的時候,它就會變成一把達摩克利斯劍,懸在脆弱的樓市調控頭上。作為城市政府的調控部門,應該考慮到,一旦有樓盤以高價挺過政策風暴期后,其釋放出來的殺傷力是巨大的,在一個彌漫著投資甚至投機的市場,更是如此。這并不是說完全“消滅”高端樓盤,而是對其刷新性價格所產生的地價與房價的作用,要有所思。

而在銷售端,也要警惕和發現制造恐慌、捂盤惜售、虛擬交易這種行為,這是當前中央部署的開展打擊侵害群眾利益違法違規行為,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的專項工作內容。有必要提醒城市政府,對于房地產市場亂象還需要向嚴處用勁、向實處發力,對涉嫌捂盤惜售、虛擬交易等行為的樓盤和企業,要及時進行查處,不可任由一些樓盤以傲慢的態度對抗監管,這樣不但不利于樓市亂象的治理,還會引發其他樓盤效仿,留下更大的隱患。這種現象,在一些城市已經發生過,當引以為戒。

(此文刊于中國房地產報10月28日01版 責任編輯  何可信)


| 中房報社評 | 編輯:本站編輯| 2019-10-26 22:07

標簽:房價
展開全文
登錄之后才能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0)

中國房地產報

房地產行業門戶

打開APP
Close modal

TOP

刘伯温四肖中特期期准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