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海外地產 > 正文
“大眾海歸”時代如何調整人才政策
海歸人才是衡量人才國際化水平的重要標志。
海外地產  2019-06-14 11:28
A+
海歸人才是衡量人才國際化水平的重要標志。

| 高子平

海歸人才是衡量人才國際化水平的重要標志。2016年以來,在分析20619份新海歸個人履歷,并對其中1438人進行有效問卷調查、座談走訪的基礎上,可以發現來滬新海歸在結構、層次、需求等維度開始發生深刻變化,上海已率先進入“大眾海歸”時代。原先的留學人才政策略顯過時或滯后,在市場化配置、資助導向、公共就業服務、流向引導、跟蹤分析研究等方面需要及時轉變工作思路。

不再是籠統的高層次人才

2016年以來的新海歸中,本科占70%,碩士占25%,MBA占3%,博士僅占1%。新近回國的海歸已不再是籠統的高層次人才,大眾化、多元化、規模化趨勢明顯。

同時,無論是科研資助對象的增加還是科研資助金額的增長,均遠低于海歸規模的擴張速度。調查顯示,62%的新海歸“沒有申請過任何類型的項目資助”,33%表示“不知道或者不關心”。可見,面向海歸人才的資助政策設計亟須轉型。

事實上,隨著“大眾海歸”時代的到來,除了極少數頂尖級人才之外,絕大多數留學人才應當通過市場途徑予以配置,并遵循市場定價規律。近年來,不少獵頭機構專門設立了國際業務部,積極拓展海外人才業務,但作用尚未充分發揮出來。

調查顯示,54.21%的新海歸是“經過上網搜索,找到現單位”的,另有18.62%“經過國內的親戚、朋友介紹”、4.48%“經過國內的老師、同學介紹”。換言之,網上搜索與熟人介紹是主要途徑,僅有7.72%的人“通過獵頭公司介紹”在上海找到工作。這反映了人才就業市場上信息不對稱、供需不均衡等多重問題。

進一步的研究顯示,隨著留學的大眾化,海歸群體的就業形態發生了重大轉變。第一,0.34%的新海歸“沒有穩定工作,打零工”,4.76%的新海歸“沒有工作”;第二,八成以上的新海歸在體制外就業,體制內偏好發生根本性逆轉;第三,民企就職比例超過外企,成為新海歸首要的從業部門。與此相伴,67%的新海歸從未享受過政府提供的就業服務,24%表示“不知道或者不關心”。

基于貢獻而不是身份導向

總的來看,上海海歸人才的總體態勢呈現以下幾個特點:一是總量邁上20萬人數的臺階;二是上海歸國人才在全國的比重有所降低,目前已不足一成;三是海歸人才相較于本土人才的優勢總體上不再明顯。

基于調查分析和趨勢研判,特提出三點政策建議:

第一,動態跟蹤海歸群體的狀況變化,主動提供流向引導。

建議將全部海歸群體納入上海市社會調查工作序列,定期開展面上數據抽查,并在人口普查工作中予以體現。在進行海歸群體跟蹤調查和大數據分析的基礎上,為人才政策部門的決策調整優化提供依據。同時,可委托第三方機構發布海歸人才年度報告,為青年學子出國留學與留學回國提供專業引導。

第二,加強國際人才市場中介培訓和支持力度,進一步夯實與完善全球人才資源配置平臺。

這里面,主要包括兩個抓手:一是對駐滬獵頭機構加強國際人才業務引導,發揮職能部門的政策協調、信息分享等作用,夯實市場化配置基礎;二是為本土獵頭對接海外留學社團提供支持,加強對海外留學生社團的信息采集和聯絡工作,并通過舉辦交流活動等促進有效對接,為市場化配置創造有利條件。

第三,適度整合“上海市人才發展資金”和“浦江人才計劃”等,構建績效導向、普適性的青年人才資助體系。

其中的幾大背景和趨勢是:將留學回國人才與本土人才置于同一資助平臺、促進相互融合發展的時機已經成熟;基于貢獻導向而不是身份導向、進行后置式獎勵而不是前置式扶持的宏觀政策條件已經具備;協助解決青年人才面臨的現實問題是上海贏得未來的關鍵,開放留學回國人才政策、涵蓋本土青年人才的緊迫性與日俱增。

為此,建議擴充或整合“上海市人才發展資金”項目及“浦江計劃”等海歸專項,打造面向未來、面向“五個中心”建設、面向全體在滬青年人才的發展基金;以稅收政策為主要調節手段,通過稅費減免的方式,為各類人才的創新創業活動降低成本和風險;以實際用人單位為主要資助方,通過階段性資助與融入項目設置,為各類人才降低起步門檻和融入風險,用人單位則可享受稅費優惠政策。

(作者為國家哲學社科重大項目“我國新時代的國際人才治理體系建設研究”首席專家,上海社會科學院人事處處長、研究員)


| 解放日報 | 編輯:本站編輯| 2019-06-14 11:28

展開全文
登錄之后才能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0)

中國房地產報

房地產行業門戶

打開APP
Close modal

TOP

刘伯温四肖中特期期准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