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對話CEO > 正文
壯麗70年·共和國地產印跡訪談系列|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時代的變遷幻化出無數種可能性,各種財富神話如煙霧般升騰的背后,有些人迷失了,有些人還在走。王志綱屬于后者。
對話CEO  2019-10-29 08:46
A+
時代的變遷幻化出無數種可能性,各種財富神話如煙霧般升騰的背后,有些人迷失了,有些人還在走。王志綱屬于后者。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寫在前面


他被譽為“中國房地產界的幕后推手”“城市策劃第一人”和“中國顧問咨詢業的拓荒者”。


他所創辦的智綱智庫,25年來深度介入中國市場化和城市化進程,為上千家企業、上百個城市進行戰略策劃。從碧桂園、星河灣的地產策劃,到成都、西安、北京、麗江、煙臺等城市區域規劃的戰略推動,他始終站在中國變革發展的風口浪尖。


同時,他筆走龍蛇,縱橫捭闔。根據其自身的探索和實踐出版的《大盤時代》《城市中國》《找魂》等專著,早已成為地產企業的必讀書和國內許多城市決策者案頭的教科書。


如今,國外也將智綱智庫視為中國本土最有潛力的咨詢顧問機構之一,而他的思考范圍仍在不斷突破、與時俱進。當下,他最關注的話題是關于中國發展,“未來5~10年,中國將經歷一次至關重要的周期。”他說“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將在我們這代人的手里完成,歷史將會在我們面前爆炸。”


李葉/文


時代的變遷幻化出無數種可能性,各種財富神話如煙霧般升騰的背后,有些人迷失了,有些人還在走。


王志綱屬于后者。


下海之初,他一直在尋找一個既不依附于權貴,也不向金錢諂媚的“第三種生存”方法,憑借自己的智力和超強的把控能力,這種生存之道也終于被他實現。其創辦的智綱智庫(王志綱工作室)成立25年來,深度介入中國市場化和城市化進程,為上千家企業、上百個城市進行戰略策劃,也讓市場經濟承認了知識分子的價值。


作為當下中國頂端部位的戰略策劃師,從社科院到新華社,從碧桂園、星河灣的地產策劃開創者,到成都、西安、北京、麗江、煙臺等城市區域規劃的戰略推動者,他始終走在中國變革發展的潮涌之巔。


同時,他筆走龍蛇,縱橫捭闔。根據其自身的探索和實踐出版的《大盤時代》《城市中國》《找魂》等作品,早已成為地產企業的必讀書和國內許多城市決策者案頭的教科書。


成就必然帶來相應的收益,對于財富,他卻表現出一種超然的豁達,“把事情做好,金錢只是順帶的結果。”


9月下旬,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一行來到位于青年路星河灣朗園內的智綱智庫北京分部,見到了這位內心豁達的財富推手。


此行雖說是采訪,倒更像是一次茶話會。無需提綱和準備,坐落間,王志綱直接開啟了話茬,一派輕松自在、揮灑自如,聽他講話的人卻很難不被他話語間的感染力和說服力所吸引,以至于回過神來已經過去了3小時之久。


他善用深入淺出的方法把一件深奧的事解釋得通俗易懂又不乏趣味性,談話中時不時拋出一兩個絕妙的比喻,引得人拍手稱絕。


不過,最令人嘆服的部分是他對大勢的分析研判,對事物的獨到見解和對自己過往經歷的回顧。


透過他的講述,一幅中國社會經濟進程的“清明上河圖”在我們眼前徐徐展開。


重整河山


對于改革開放前后的歷史巨變,王志綱記憶猶新。


1955年,王志綱出生在貴州省黔西縣的一個書香人家,父親在一所中學任職校長,屬于當時縣城里的第一知識分子,因而備受當地人尊敬。如果按照故事原本的發展,王志綱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應該是安穩和平順的,沒成想,一夜之間,文化大革命來了,原先受人尊敬的父親一下子就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書香門第也成了“臭老九”。


這場浩劫愈演愈烈,以至于生產停滯、文藝凋零,就連學校也幾乎停課,這樣的經歷對于年少的他來說猶如從天堂跌入地獄。然而,父親在這番動蕩歲月卻依舊保持知識分子的風骨,“即使這樣他也沒有選擇趨炎附勢,反而仍是樂觀的,對于知識仍是憧憬的。”回憶起父親,王志綱說。


在王志綱十二三歲時,他的父親由學校校長變成了給學校敲鐘的鐘匠,他的兩個哥哥一個從事石匠的工作,一個做起了木匠。他的第一份工作則與建設有關,成了房屋的泥瓦匠。黑暗的生活里,父親沒有放棄希望,甚至開玩笑地感嘆,“唉!我這一輩子育人無數,桃李滿天下,到了我們家一門四匠。”


父親的生活態度對于王志綱性格的形成起到了關鍵的作用。面對苦難的生活,有人會在黑暗中尋找光明;有人則會麻痹自己,甘當時代洪流中隨波逐流的庸人。慶幸的是,王志綱成為了前者。


十五六歲的他,已經非常關心政治,“在貴州大山深處閉塞的小縣城中,成天豎著耳朵關注北京的新聞,因為政治和我們的命運太關聯了。”終于有一天,一個在北京體育學院讀書的老兄回來了,他從北京帶回消息,“鄧小平復出。”


1977年,中共十一大宣布文革結束,中斷了10年的中國高考制度得以恢復,光明照進了黑暗。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揭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實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黨的歷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


然而,10年浩劫留下的是滿目瘡痍和經濟的凋敝,百廢待興。重整河山成為擺在國家和個人面前共同的話題。


橫空出世


也在這一年,王志綱參加了高考。


“考大學時我就認為我是個當記者的好苗子,夢想能成為中國的李普曼。”所以在填報志愿時,北京大學新聞系成了他的首選專業。不過,雖然考分極高,但命運把他安排到了蘭州大學的政治經濟學系。求學的4年里,王志綱的心態由開始的抵觸到接受,再到后來產生強烈的興趣并從這門學科里找到了日后使他受益無窮的“秘密武器”——方法論,一種觀察問題、分析問題的方法和能力。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2015年4月29日,王志綱應邀回母校蘭州大學演講


畢業后,他直接進入甘肅省社會科學院工作。此時,正值中國社會科學界討論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提出的一個課題:傳統經濟體制的理論基礎究竟是什么?初出茅廬的王志綱勇敢地加入了這場關于改革大局的討論。在《光明日報》用長期被“名人”和“權威”占用的版面,他這個無名小輩一篇論文《僵化經濟模式的理論基礎》得以刊發,并引起了學術界的關注。


這篇文章也成為王志綱命運的一個拐點:求賢若渴的新華社內蒙古分社社長張選國親赴蘭州邀請他加盟新華社。


1985年10月,王志綱應邀來到呼和浩特,開啟了他的記者生涯。


在新華社的日子里,王志綱的能量也引起了眾人的注意。1986年8月25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位置發表了王志綱題為《對外開放8年勇敢迎接挑戰 廣州經受3次沖擊更有生氣》的長篇報道并配發了評論員文章。


該文章一經發布,迅速在全國各階層產生了一股強大的沖擊波,國內外30多家報刊立即做了轉載。憑著此文,已屆而立之年的王志綱奪得了1986年新華社一等好稿獎。同年,新華社領導發話:“好馬,就要放到更廣闊的天地里去馳騁。”他從偏遠的內蒙古直飛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州。


到廣州的第二年,他又取得了大面積豐收:《豆腐啟示錄》《放眼向洋看世界》兩篇大通訊被評為新華社一等好稿,,10篇三等好稿,成了廣東分社的“好稿專業戶”。次年,他寫下《中國走勢探訪錄》,以驚人膽識向中央進言:治理改革環境,整頓改革秩序。這篇文章受到中央決策層的高度重視,被邀請進中南海專題匯報。這是王志綱的榮耀,也是新華社的榮耀。擁有這種榮耀的記者鳳毛麟角,就是新華社歷史上也屈指可數。


“這種轟動效應在新華社的歷史上是史無前例的。” 一位新聞界元老說起王志綱時不禁感嘆道。


1988年,橫空出世的王志綱為中國新聞界贏得了足夠的光榮與驕傲,這一年他剛剛33歲。


紀實電視片新潮流領導者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1992年,王志綱陪新華社老社長穆青采訪珠江三角洲


王爾德曾說過:節制是不幸的,適量就像頓普通的飯菜那么糟糕,過度才像一席盛宴那么盡興。


王志綱做新聞的態度可以完美的對這句話做出詮釋,一篇篇反映時代方向又針砭時弊的稿件連番轟炸,讀下來又令人酣暢淋漓、欲罷不能。


當人們正對王志綱的現有的成就津津樂道的時候,他又一反常規,推出了獨樹一幟的對話新聞。


1990年底,他與上海分社記者陳毛弟一番針鋒相對的唇槍舌戰,成了一篇轟動全國的《廣東與浦東的對話》,并在隨后召開的全國人大代表會上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不久,南方一家頗有影響的報紙又推出了王志綱的另一篇對話《珠江三角洲啟示錄》,人們爭相閱讀,報紙連續加印兩次都被一搶而空。中央組織部致電廣東省,索要幾十份載有王志綱“對話”的報紙,以備“學習研究”。


這種文體很快被其他新聞從業者競相模仿,他寫而優則導演,開辟了新的領域。


1992年春天,廣東電視臺決定拍一部反映珠江三角洲改革開放成就的專題片,一個涉及核心的問題卻橫亙在他們面前。這種時事經濟的專題,臺里的人很難把握好方向。想來想去,他們找到了對廣東經濟走勢極具發言權的王志綱。


為了防止走入“主題先行”的誤區,王志綱帶領攝制組進入珠江三角洲采訪時,不寫腳本,不選場景,不搞彩排,而是采用現場抓拍、同期錄音,一切都按生活實景進行。這種隨機采訪的工作方式,使得傳統中那種靠背臺詞的主持人無法勝任,他便自己操著一口“貴州普通話”披掛上陣,當起了電視臺主持人。


經過幾個月馬不停蹄的奔波,劇組拍下了幾十盒“原汁原味”的素材,后從中剪輯出長達8集的片子,一部具有濃重的“寫實主義”色彩的紀實片《大潮涌珠江》就此誕生了。


隨著包括中央電視臺在內的全國20多家電視臺先后播出,連一些港澳電視臺也紛紛前來洽談購買該片的播放權。同年,《大潮涌珠江》獲得了中國改革開放電視片一等獎,全國改革好新聞一等獎。


當《大潮涌珠江》在中央臺熱播之際,王志綱正奉新華社之命在山東做社會調查,熱情的山東人懇請他為山東拍一部片子。這次,王志綱嘗試用電視攝像機搞社會調查,對山東這塊中國北方新崛起的經濟高地進行一番開掘。3個月后,一部名為《北方的躁動》專題片出來了,中央臺兩次播出,《人民日報》破例刊登了該片的解說詞。王志綱又一次名震電視界,《北方的躁動》獲得中國電視長紀錄片二等獎。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1993年王志綱于山東煙臺主持拍攝8集電視專題片《膠東紀實》


這些紀錄片讓王志綱成為了中國紀實電視片新潮流的領導者,以至后來的《東方時空》《焦點訪談》都明顯的承襲了王志綱的紀實風格。

潮水的方向


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受講話的鼓舞,許多有識之士紛紛下海,這一年里誕生了許多后來被人們熟知的企業和企業家。


此時的下海潮并沒有影響到王志綱,他向往的仍是做中國的李普曼,“我當時在廣東,被稱作記者王,外面的人來了都要先找我幫他們牽線安排下海,但我一直把新聞當作事業,而不是職業。我跟大部分人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不是要金錢和官銜,我是要充分地燃燒和釋放自我。”


即便現在,他也仍真切的認為活出價值才是中國知識分子里面最高的追求和境界。


然而隨著輿論口徑的逐漸收緊,當內參也要講主旋律的時候,新聞于王志綱而言,成了一種事業,而不再是職業。1994年,王志綱決定下海,為了生存,他策劃和撰稿了紀錄片《老板你好嘢》,另外的人拉了10個老板的贊助。他和參與制作的工作人員僅用了3個晚上就把片子錄完了,該片在廣東電視臺播出后,當下就創造了開臺以來最高的收視紀錄。


王志綱也在這部紀錄片里宣布自己已經離開了新華社。他給自己定位了3句話:自由撰稿人,獨立制片人,市場策劃人。并把這3個關鍵詞印到名片上,花都的一個老板在接到這張名片時笑道,“又要掙錢,還要自由和獨立,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而王志綱通過此后的種種案例,證明了這樣的好事,還真就被他做到了。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王志綱在碧桂園策劃會


在王志綱工作室成立之初,順德的一個包工頭正在發愁。


1993 年之前的楊國強,一直在“包工頭”事業路上順風順水。不過在當年卻遭遇了巨大的危機。銀根突然收緊,宏觀調控加強,耀眼的"經濟泡沫"在陽光下開始破滅。而此時,楊國強的建筑公司為原開發商墊資建造了近 4000 套別墅,因后續資金缺乏,成為當時南方最大的爛尾樓。當楊國強向開發商索要工程所墊費用時,開發商卻讓楊國強銷售已經蓋好的別墅,以銷售收入核銷建筑成本。楊國強"無辜"地從造房者變成了賣房者。誰都沒想到的是,這段干活干成老板的奇葩經歷,成為楊國強地產傳奇之路的起點。


于是這位包工頭找到王志綱,起初他只是想請這位“記者王”給自己寫一篇“大文章”,幫助自己賣房。


后來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由王志綱一手策劃的碧桂園項目銷售一騎絕塵在當時造成了極大的轟動,彼時的包工頭楊國強和策劃人王志綱實現了雙贏。“從碧桂園的鳳凰logo,到slogan‘給你一個五星級的家’,再到生活理念的打造、整合營銷的設計,都是我一手操盤的。以至于過去了這么多年,再看,碧桂園還在沿用這些東西,就這樣,他進駐的三四線城市的本地房開依然打不過他。”


碧桂園策劃的成功,也打響了王志綱工作室的名氣。


形形色色的房企邀約紛至沓來。


王志綱的理想也從“成為中國的李普曼”變成“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智庫”。


翻開王志綱工作室合作過的房企名錄,我們會看見許多熟悉的名字:星河灣、龍湖地產、合生創展、珠江地產、奧林匹克花園、宋城集團、萬達集團……


這些成功案例讓王志綱獲得了房地產開發商“幕后推手”的贊譽,他卻絕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房地產策劃人。“如果把王志綱還當作是一個房地產開發商策劃人,那么只能說明他對我王某人并不了解。”

丙方王志綱與他的“第三種生存”

廣州星河灣今昔對比


找魂


“受制于人,靈魂是跪著的。欲制于人,靈魂是坐著的。有獨立人格的人,靈魂是站著的。”這是王志綱的感悟。


如何讓“靈魂”站著,王志綱經過25年的摸索給工作室趟出了一條路。


對于這個“魂”字,他也有自己執念。在王志綱看來,不論是個人、企業、城市、乃至國家的發展都離不開“魂”,有了“魂”在充滿變革和機遇的社會轉型期,才能找到正確的方向、成為市場競爭中強者。而王志綱和他的工作室就是負責“找魂”的。


多年來,王志綱在房地產行業"指點江山",卻從不踏進"江山",恪守"戰略策劃"的角色。淡出地產后,他更是涉足城市、園區、文旅、健康等多個領域,從商業策劃到打造民間智庫,從影響江湖到推動廟堂,王志綱踐行了下海時的初心,尋找官、商之外的第三種生存,給知識以尊嚴。


除了為企業找魂外,工作室更向區域戰略規劃進軍,昆明世博會、麗江新城、天津濱海新區、河北廊坊、西安曲江新區、成都、廣佛、重慶三峽、廣西北海、烏昌一體化……等等城市的策劃都出自智綱智庫。


"他是商人師,賺策劃錢,謀地產略;他是生活家,識高球經,助城市秀。他疊加了民間思想家和商業策劃的雙重身份,很少有商人具備他的政策性通盤思維,也少有城市首腦具備他對全國區域市場的體驗認知。在城市運營、城市品牌、房地產開發、區域經濟競爭等諸多層面,他是指點江山人。" 這是《新周刊》10多年前對王志綱的評語。


10年前,西雙版納一個小企業的老板找到王志綱,想讓智綱智庫幫他的企業策劃一個文旅項目。言談間,這位老板提出一個疑問,“國外旅游發展起來之后,西雙版納的客源都跑到泰國去了,在西雙版納做項目是不是沒有發展了?”在他的視野里,西雙版納已經失去了活力,他已經準備進軍昆明或者北上廣了。


王志綱否定了這個說法:“以你現在的幾千萬身家,不用說北上廣,單單昆明就能把你淹死,還掀不起一點水花,相反西雙版納才是大有可為,只欠缺一個魂,一個抓手”。


結果,經過一番深層次的整合和挖掘后,工作室讓這個項目徹底顛覆了城市的管理的規律,回歸了少數民族原生態的風貌,開啟了“家家擺攤、夜夜過年”的沉浸體驗模式,“北上廣深的游客哪見過這種陣勢,都很興奮。”最終,這個項目不但做起來了,還運營得很好,通過項目的成熟發展甚至帶動了西雙版納的經濟。“一下子把西雙版納從云南吊車尾,變成明日之星。這個老板也從一個小鎮青年實現了事業的騰飛。”


近日這位老板曾感慨的說:“王志綱老師當初給我的那句話——金三角樞紐、湄公河明珠,真是價值連城,不僅很多人從中受益,更讓一片區域得到了新生。”


同樣在當地經營著文旅項目的還有華僑城和萬達,因為水土不服,“完全玩不動。”


王志綱解釋,這就是“找魂”的作用。


“克隆、復制的模具式文旅項目是沒有靈魂的,不符合人性,自然也不會帶來好的結果。”他同時表示,靠著時代的風口站上了財富的巔峰地產商,面臨轉型和多元化業務時往往是失敗的多。


當下,王志綱和他的工作室又有了新的方向,“找魂”的層面也從區域戰略上升到國家戰略。


牡丹江的中俄合作項目、烏(魯木齊)昌(吉)一體化、北海的北部灣戰略、云南的大湄公河流域戰略、中國走進非洲建立海外經濟特區,這些國家層面的發展戰略制定過程中王志綱和他的員工們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智綱智庫也在這個過程走出國門,毛里求斯天利經濟貿易合作區、斯里蘭卡港口城、老撾萬象新天地、磨憨磨丁經濟特區……“一帶一路”倡議的大勢下,智庫已經悄然入場。


光榮與夢想


從1到10000易,從0到1難。


在王志綱的創業生涯里,卻實現了無數的從0到1。“中國顧問咨詢業的拓荒者”“中國房地產界的幕后推手” 和“城市策劃第一人”是業界對他的贊譽 。


到目前為止,王志綱工作室已完成上千個成功案例。“一年兩年成功算是運氣,三年五年還成功那是能力,十年二十年還成功那就是傳奇嘍!”做智庫讓他找到了不依附于官也不依附于商的“第三種生存”法。


站在時代潮涌之巔,沖浪25年,王志綱見過太多的前臺與幕后、江湖與廟堂、偶然與必然、現象與本質,使得他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經歷與閱歷,對于時代有了深刻而獨特的認識。去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在喜馬拉雅FM上,王志綱開了一個口述改革開放40年的專輯,無數企業大佬紛紛訂閱。嬉笑怒罵,豪氣灑脫的講述方式,讓這些生動的改革故事躍然眼前,一位企業家在聽完其中某一章節后描述說“笑到打滾”。


除了音頻外,王志綱還在財經自媒體大號正和島上開設專欄,《鄧公的遺產》等一系列稿件瞬間刷屏,點擊量破千萬,被稱為紀念改革開放的壓卷之作。今年他又開始講述“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故事,集詼諧和恢弘于一體,揮筆間寫就一副關于吾土與吾民的“清明上河圖”,《日鼓鼓的貴州》《上帝為什么鐘愛浙江》《什么是河南》《百年風流 霸蠻湖湘》等等一經發布,篇篇輕松突破50萬閱讀的行列。近日發布的《山東究竟錯過了什么》,更是引發齊魯大地一片探討之聲,成為現象級熱文。


回首王志綱的經歷,今年64歲的他,既是這個波瀾壯闊時代的受益者,也是觀察者、思考者,甚至是推動者。對他而言,這些故事不過是從肚子的存貨里往外掏點罷了。他認為真正值得自豪的光榮是,讓市場承認了知識的價值,到今天的中國至少有上百萬人從事著策劃的行業。由他一個人到一群人,再到一個時代,這群人開始了用自己的知識書寫新時代。


王志綱金句摘要


企業之間互為龜兔


太史公在《史記》里就曾說過:“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商人逐利是天性,在他們的腦袋里,商業就是一場龜兔賽跑游戲,大家都想做聰明的兔子,不愿意當愚笨的烏龜。但說到底無非是互為龜兔。農業和工業相比,農業是烏龜,工業是兔子;工業與大眾服務業相比,工業就成了烏龜,服務業成了兔子,服務業與房地產業相比,服務業是烏龜,房地產是兔子;在房地產之上是什么呢?是金融。比較之下,房地產業是烏龜,金融是兔子。


虧錢的買賣沒人做,掉頭的生意有人做,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出現那些無知者無畏的金控集團很正常,因為他們的腦袋里只有龜和兔,不當兔子就只能當烏龜,所以他們蹬著4條兔子腿使勁跑,成了中國跑得最快的人,跑到了產業鏈最高端,甚至成為地產企業的金主。殊不知,中國還有一句老話,叫作守株待兔。撞死的兔子,永遠是跑得最快那只,這就是聰明人的悲劇。


高周轉的四腿烏龜


在房企老板中,孫宏斌是跑得最快的兔子。即使房地產企業與金融相比較已經是烏龜,孫個人的膽識、氣魄決定了他即使當烏龜,也要做一只有四只兔子腿的烏龜。保守估計,孫宏斌在這3年間拿地花了近2000億元,就像我們花2000塊錢一樣輕松。但其實融創的高周轉,就是烏龜必須要達到兔子的速度。看起來一騎絕塵,其實挺累的。


談九二派


“九二派”這個說法源自一種掩飾。體制里面的精英,即使選擇下海了,但骨子里卻看不起商人,權衡再三,想到了炒作出一個概念來證明與眾不同。尤其是所謂的6君子,更是讓我啼笑皆非。當時的房地產,尚屬于“政策密集型”的管制行業,騰挪于其中,即能有所斬獲,可以巧妙地避免了在純市場化的行業里廝殺。用泰康人壽創始人陳東升自己總結的:“用計劃經濟的余威,搶占市場經濟的灘頭。”本質就是如此,披了一件羽衣罷了。


談地產圈


宋衛平和黃文仔有異曲同工的地方,他們雖然沒有跳出地產的航道,但他們把這個行業做到極致了。在產品美學的層面上,他們是值得稱道的。不過再往下走,他們也遇到了很大的困惑和挑戰,社會變了,風向變了,消費者也變了,只會蓋房子的人都將落伍,未來地產這個行道都會發生深刻的變化,小國八百、諸侯三千會走向春秋五霸、戰國七雄,單純住宅開發將會越來越少,如何繼續走下去,實現升級換代是所有地產從業者都要考慮的問題。






| 李葉 | 編輯:本站編輯| 2019-10-29 08:46

標簽:70年 共和國地產印跡 王志綱
展開全文
登錄之后才能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0)

中國房地產報

房地產行業門戶

打開APP
Close modal

TOP

刘伯温四肖中特期期准69期